<fieldset id='pn1v'></fieldset>

<code id='pn1v'><strong id='pn1v'></strong></code>

<dl id='pn1v'></dl>

  • <span id='pn1v'></span>

      <i id='pn1v'><div id='pn1v'><ins id='pn1v'></ins></div></i>
        <ins id='pn1v'></ins>
        <i id='pn1v'></i>
      1. <tr id='pn1v'><strong id='pn1v'></strong><small id='pn1v'></small><button id='pn1v'></button><li id='pn1v'><noscript id='pn1v'><big id='pn1v'></big><dt id='pn1v'></dt></noscript></li></tr><ol id='pn1v'><table id='pn1v'><blockquote id='pn1v'><tbody id='pn1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pn1v'></u><kbd id='pn1v'><kbd id='pn1v'></kbd></kbd>
          1. <acronym id='pn1v'><em id='pn1v'></em><td id='pn1v'><div id='pn1v'></div></td></acronym><address id='pn1v'><big id='pn1v'><big id='pn1v'></big><legend id='pn1v'></legend></big></address>

            2019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支出及执行情况[图]

            • 时间:
            • 浏览:29

                2019年开始  ,光伏和风电平价项目即将大规模启动  ,技术进步和供需格局改善带动行业盈利恢复;垃圾分类、生活垃圾收费制度入法等事项的持续推进将推动固废产业链及估值体系重塑  ,综合来看可再生能源行业景气度正持续上升 ,同时也迎来了风险与机遇并存的变革时期  。在此背景下详细梳理了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成立的前世今生  ,回顾政策和补贴在可再生能源发展过程所起到的作用  ,并对行业的发展进行了展望  。

                政策和补贴支持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

                受到能源资源禀赋的影响(富煤贫油少气) ,我国的能源消费结构在过去几十年间始终维持着"一煤独大"的局面;而随着污染问题的日益严重、以及高质量可持续发展需求的渐行渐近 ,能源结构调整、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成为我国能源行业发展的重中之重  。我国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起步是晚于世界各发达国家的  ,1986年5月我国的第一个风电场在山东荣成马兰湾建成投运(安装3台Vestas的V15-55kW风力发电机 ,在未采用固定上网电价的情况下  ,1986年5月-1993年11月8日的实际运行利润为3.37万元) ,也标志着我国可再生能源开发建设的大幕就此拉开  。

                特许权招标是可再生能源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举措  。为了更进一步促进风电大规模发展  ,发改委于2003年组织了第一批全国风电特许权项目招标  ,由政府对一个或一组风电项目进行公开招标  ,由参与竞标的各发电企业竞价决定该项目的上网电价  ,再由中标企业签订长期合同保障电力销售和上网电价(风电机组在累计发电利用小时数3万小时前  ,执行中标价格;3万小时后 ,执行电力市场平均上网电价)  。

                从2003年到2007年国家共组织了5批特许权项目招标 ,有效促进了我国风电行业的发展  。特许权招标在以下两个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是显著加快风电大规模投资趋势  。5批特许权招标的中标项目共15个  ,装机容量达3000MW  ,带动我国风电装机容量从2003年的500MW增长8倍至2007年底的4200MW(2008年进一步至8400MW)  ,特许权招标在进一步激发风电投资热情的同时  ,也推动了风电大基地建设的步伐  。

                二是对未来合理制定上网电价发挥重要指导作用  。特许权招标高度契合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中"竞价上网"的原则 ,不仅利用市场化手段较好的完成了价格发现任务  ,同时也为未来国家制定合理的风电标杆上网电价发挥了较好的借鉴和指导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 ,五批招标过程中  ,政府通过及时灵活的调整招标要求  ,从前两批的最低电价者中标  ,到第五批的接近平均价格者中标(为缓解低价竞争、争抢项目、违背市场化原则局面) ,同一地区的特许权招标项目中标电价也呈现出上升趋势  ,体现出了国家意在通过更合理更有效的市场化手段为下一步风电核准电价的制定打好基础 。

                光伏特许权项目招标于2009年开始  ,2010年结束 ,两批特许权招标项目总装机容量800MW  ,带动我国光伏装机容量从2008年的140MW提升至2010年的800MW;但是  ,由于2011年"双反"导致我国光伏发电制造业发展受到严重遏制 ,国家出台了大量补贴和支持政策发展国内光伏发电行业  ,制定了全国统一标杆上网电价(1.15元/千瓦时[2012年前建成]、1元/千瓦时[2012年后建成]) 。光伏特许权招标项目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我国光伏发电行业的持续发展 ,但是并未充分的起到价格发现的作用  。

                随着垃圾焚烧产能的快速释放(运营+在建+筹建已超80万吨/日 ,超过“十三五”规划要求的59.14万吨/日)  ,以及可再生能源基金的入不敷出(根据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的测算  ,2018年底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已经达到2000亿元)  ,国家对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补贴态度正逐步转变 。除了持续下调风电和光伏的标杆上网电价以外 ,财政部对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中的生物质能支出(包括垃圾焚烧)持收紧态度  ,2019年的补贴预算为62亿元  ,仅为2018年实际执行数的40%  ,完全无法覆盖已有的垃圾焚烧和生物质发电项目;此外 ,在可再生能源补贴基金持续入不敷出的情况下 ,电价补贴可能持续拖欠;而且第八批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迟迟未推出  ,上述情况进一步增加了当前市场对于可再生能源基金补贴(国补)退坡的担忧  。

            2014-2019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支出预算(亿元)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相关报告《2020-2026年中国可再生能源行业发展现状调查及发展趋势分析报告》

            2014-2019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支出预算为上年执行情况(%)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2014-2019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支出执行情况(亿元)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 

            本文采编:CY315